海运| 陆运| 空运| 综合物流| 船务新闻| 口岸/园区| 贸易| 宏观经济| 产业经济| 时政新闻| 图文天下| 物流专题| 物流网评| 贸易专题| 财经观点| 深度观察| 贸易网评

赫伯罗特吞下阿联航 整合未结束?

收藏 www.jctrans.com 2016-7-20 17:5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  距离正式启动还有不到一年半时间,各大集运班轮联盟正在加紧招兵买马。7月18日,赫伯罗特(Hapag-Lloyd)和阿拉伯联合航运(UASC)正式签署业务合并协议,双方将在通过相关监管审查和合同许可后正式合二为一。目前集运班轮的行业集中度仍然相对有限,未来全球承运人之间还可能继续出现整合收购,三大联盟势均力敌的格局未必能长久。

  距离正式启动还有不到一年半时间,各大集运班轮联盟正在加紧招兵买马。

  7月18日,赫伯罗特(Hapag-Lloyd)和阿拉伯联合航运(UASC)正式签署业务合并协议,双方将在通过相关监管审查和合同许可后正式合二为一。新的赫伯罗特将拥有237艘船、运力160万TEU,将超越长荣海运成为全球第五大集装箱班轮公司。

  赫伯罗特此前已经与阳明海运、川崎汽船、商船三井、日本邮船宣布成立THEAlliance。按照Alphaliner最新数据,吸收阿联航后,THEAlliance运力将超过400万TEU,强化与海洋联盟(OCEANAlliance)和2M联盟抗衡的能力。

  然而就在上述合并协议签署四天前,被THEAlliance“抛弃”的韩国现代商船宣布已经与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的2M联盟签署谅解备忘录,将在明年4月加入联盟。

  上海海事大学教授徐剑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以往经验来看,马士基总是会在与行业第二名的运力相差少于20%时展开收购,因此吸收现代商船入盟可能只是收购其的序曲。

  无论现代商船是否被收购,2M扩容的计划已经敲定,这将对此前已经宣布运力投放计划的海洋联盟构成挑战。尤其在远东-欧洲航线上新后2M市场份额将超越海洋联盟,而在远东-北美航线则仍然是落后于海洋联盟和THEAlliance。

  不过徐剑华指出,目前集运班轮的行业集中度仍然相对有限,未来全球承运人之间还可能继续出现整合收购,三大联盟势均力敌的格局未必能长久。

  必然的收购

  阿拉伯联合航运被收购的命运,从海洋联盟宣布诞生之时就已经基本确定了。

  早在今年4月21日,也就是海洋联盟宣布明年将正式启动的第二天,赫伯罗特就宣布正在与阿联航商讨合作,包括考虑将双方的集运业务进行合并。

  赫伯罗特隶属于G6联盟,阿联航则是O3联盟的成员。海洋联盟的诞生,直接瓦解了G6、O3以及CKYHE三个联盟,其中运力最大者全部出走。

  很快在5月13日,赫伯罗特联合G6剩下的商船三井、日本邮船和CKYHE剩下的阳明海运、川崎汽船、韩进海运宣布成立THEAlliance。

  这样一来,阿联航成为少数两三家没有联盟依靠的全球承运人,而单凭阿联航的运力根本不可能在当前市场上单打独斗。面对赫伯罗特递来的橄榄枝,阿联航没有拒绝的资本。

  按照赫伯罗特方面提供的消息,合并后的新赫伯罗特运力将达到160万TEU左右,不过根据Alphaliner截至7月19日的最新数据来计算,这个数字只有146万TEU。但即便如此,赫伯罗特的运力也将大幅超越长荣海运,接近中远海运集运的运力水平。在THEAlliance内部,赫伯罗特进一步坐稳了带头大哥的位置。

  吸收阿联航后,THEAlliance的总运力将一举突破400万TEU,虽然这一数字将明显落后于2M联盟和海洋联盟,但在远东-欧洲和远东-北美两大东西干线上,THEAlliance仍然能分别占到28%和34%的市场份额,基本上能与其他两大联盟形成平衡。

  徐剑华指出,阿联航吸引赫伯罗特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此前阿联航已经订购了6艘1.8万TEU的集装箱大船,而赫伯罗特最大的船型不过1.3万TEU左右。有了阿联航的大船,THEAlliance内部也将分享到规模经济效益的好处,短时间不需要再造大船。

  与海洋联盟和2M联盟相比,成员多达六家的THEAlliance已经注定将面临更高的沟通决策成本。与其吸收阿联航入盟再增加一家成员,直接合并是更经济的选择。

  在完成相关审批和合同程序后,预计赫伯罗特收购阿联航一事今年内就会完成。不过和海洋联盟一样,THEAlliance计划也是在明年4月,也就是现存的G6联盟协议到期后正式启动。

  2M“突击扩容”

  然而就在赫伯罗特和阿联航谈好合并之前,2M迅速地敲定了扩容计划——现代商船宣布G6联盟协议到期后,明年4月将加入其中。

  在赫伯罗特牵头各家商讨成立新联盟时,现代商船也曾有望成为联盟成员之一。然而由于后者面临债务问题,最终部分THEAlliance成员否决了其加入的提议。

  由于遭受运价暴跌带来的沉重打击,现代商船去年亏损超过5亿美元,不得不展开包括削减运价等一系列的自救计划。其间一度有讨论认为,现代商船应该与韩进海运合并,用类似中远中海合并的方法减少竞争降低成本,从而增强市场竞争力。

  最终现代商船倒向了运力更大的2M联盟。根据Alphaliner计算,目前2M成员马士基航运和地中海航运的运力接近600万TEU,现代商船加入后,运力将达到640万TEU,拉开与海洋联盟的差距。

  具体到航线上来看,徐剑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现代商船加入后,新的2M在远东-欧洲航线上的市场份额将从34%增加到36%,超越海洋联盟 35%的份额。而在远东-北美航线上,虽然2M仍然将落后于海洋联盟和THEAlliance,但其市场份额将从16%增加到20%,缩小与第二名间的差距。

  然而徐剑华认为,接受现代商船加入2M只是马士基可能进行收购的开始。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每当马士基与行业第二名之间的运力差距缩小到20%以下后,就会启动新一轮收购程序。按照Alphaliner的最新计算,目前马士基与地中海的运力差距仅有13%不到。

  在法国达飞敲定收购新加坡东方海皇前,马士基也曾经参与到竞购当中,足以说明马士基对并购抱有兴趣。而2M的另一成员地中海,则是从不收购集运班轮同业,因此对马士基的并购预计也不会产生阻碍。

  整合尚未结束

  如果现代商船最终被收购,全球承运人将只剩下汉堡南美一家没有参与联盟。和其他全球承运人关注东西航线不同的是,汉堡南美主要经营南北航线,其航线布局有较大差异,同时面临的竞争压力要小得多。

  在徐剑华看来,目前集运班轮业的行业集中度仍然有限。他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数据显示,从2004年到2016年,排名前四大的班轮公司市场份额仅从31%上升到了47%。

  “以测量产业集中度的HHI指数来看,目前集运班轮市场的HHI值不到720,是竞争型而非寡占型行业,而集运催生的集装箱制造业和集装箱起重机制造业的HHI值都超过3600,是集中化程度最高的高寡占型。”徐剑华介绍。

  正因如此,他认为,集运班轮业的整合还尚未告一段落。在他看来,THEAlliance内部,除了赫伯罗特外,其他几家业绩并不好,仍然存在进一步整合的可能。否则,一些全球承运人只能转型区域业务才有出路。

物流新闻手机客户端免费下载 安卓用户下载

本文关键词:赫伯罗特,阿联航,整合

【发表评论】 共有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锦程物流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锦程物流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