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运| 陆运| 空运| 综合物流| 船务新闻| 口岸/园区| 贸易| 宏观经济| 产业经济| 时政新闻| 图文天下| 物流专题| 物流网评| 贸易专题| 财经观点| 深度观察| 贸易网评

收藏 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新经济挑战现有GDP核算方法(附图)

http://www.jctrans.com/ 2017-12-04 一财网

导读: 在纷繁复杂的经济数据背后,展现了哪些中国经济运行的亮点?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经济以稳中向好的姿态迈入2017“收官季”。

  在纷繁复杂的经济数据背后,展现了哪些中国经济运行的亮点? 数据又勾勒出了怎样的中国经济新气象?以互联网、高科技为代表的新经济浪潮扑面而来,这将对GDP核算方法造成何种挑战?

  近期,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高级统计师许宪春应邀莅临由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主办的“SAIF-CAFR名家讲堂”,以“新经济、大数据与中国经济增长”为题发表了演讲。

  许宪春提出,今年以来,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保持较高增长,共享经济、网络消费等新业态新模式的快速发展为经济注入新动力。但是,“新经济在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的同时,也给政府统计带来严峻的挑战,包括基本概念、统计分类、统计调查方法、劳动力统计、价格指数编制方法、GDP核算原则和核算方法等。”他称,为此国家统计局也在研究制定新经济指标体系。

  全年经济预计平稳运行

  今年中国一、二季度GDP同比增长6.9%,三季度GDP增速也保持在了6.8%,整体势头良好,许宪春认为这一势头将在第四季度延续。

  从生产角度看,2017年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起主要拉动作用,三次产业共同拉动经济增速比去年同期回升。他介绍称,2017年前三季度,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3.9%、6.0%和8.0%,其中第一、三产业增速比上半年分别回升0.4和0.3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4个百分点,所以第三季度经济增速比上半年回落完全是由第二产业增速回落拉动的。

  具体而言,在第二产业中,第三季度工业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2个百分点,建筑业增速回落1.3个百分点,后者回落的幅度较大,对第二产业增速的回落产生较大影响。

  他表示,在第三产业中,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增加值增速由去年同期的5.2%回升到9.2%。回升的幅度最大,且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增加值增速均高于去年同期。

  虽然第三产业增速同比上升,但其中金融业和房地产业增加值增速回落幅度较大。许宪春介绍称,前三季度,金融业增长4.4%,比去年同期回落1.9个百分点,这部分与存贷款余额增速回落有关;房地产业增长5.9%,回落3个百分点,这则与与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回落有关。前三季度,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10.3%,比去年同期回落16.6个百分点。

  而如果从最终消费支出角度来看,2017年前三季度,与去年同期比,最终消费支出增速有所回落,资本形成总额增速明显回落,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由下降转为增长。

  国家统计局住户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现金消费支出名义增长7.5%,实际增长5.9%。比去年同期分别回落1.0和0.5个百分点。

  就政府消费支出而言,前三季度财政在公共服务方面的支出增速相应有所回落。今年前三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11.4%,比去年同期回落1.1个百分点。

  从名义增速看,三大领域投资增速均回升。今年1-10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9.6%,比去年同期加快0.2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7.8%,比去年同期加快1.2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增长4.1%,比去年同期加快1.0个百分点。

  此外,今年GDP增速提升的动能之一就是全球经济复苏拉动的出口上升。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由去年同期下降转为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负转正。前三季度,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7%,而去年同期为-4.8%。

  新经济挑战GDP核算方法

  许宪春认为,新经济在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的同时,也给政府统计带来严峻的挑战。

  首先,他提及,互联网向居民提供大量的免费或者价格非常低廉的服务,如信息服务(商品信息、旅游信息、医疗信息)、通信服务、电影服务、音乐服务,等等,其主要通过在线广告从企业获得收入。但是,这些低廉的服务生产以及居民关于这些服务的最终消费被忽略或者被严重低估,对GDP核算带来挑战。

  此外,创新和技术进步导致相当一部分产品功能不断增强,质量不断提升,但价格却不断下降。这种情况不仅对价格指数的编制是一种挑战,对不变价GDP核算也是一种挑战。

  “因为现行的不变价GDP核算以价格指数缩减法为主,产品功能的增强和质量的提升属于物量增长,在价格指数的编制中,如果不能准确地度量这种产品功能的增强和质量的提升,客观地反映出纯粹的价格变化,那么不变价GDP核算也就难以体现出产品功能的增强和质量的提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许宪春称。

  同时,新经济给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划分带来挑战。他称,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通过互联网平台,消费者对消费者(P2P)、消费者对企业(P2B)可以进行交易,颠覆了传统的企业对企业(B2B)、企业对个人(B2C)的交易模式。

  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的界限就变得模糊了,那些通过互联网平台对消费者和企业进行交易的消费者,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消费者,而是兼具消费者和生产者双重身份。

  再者,新经济对某些消费品和投资品的划分带来挑战。在现行GDP 核算中,居民购买的轿车属于消费品。但是,如果居民将轿车分享出去获得租金收入,这些轿车实际上发挥了固定资产的作用,从而应属于投资品。在GDP核算中,这些轿车是作为消费品还是作为投资品就带来划分的困难。

  同时,分享经济也对GDP核算如何处理居民关于分享闲置日用品带来挑战。在现行GDP核算中,居民购买的日用品,在购买时计入居民消费支出,在销售出去时以负值计入居民消费支出。这种处理方法没有反映出分享经济利用一部分居民的闲置日用品对另一部分居民消费水平的提升,没有反映出分享经济的作用。

  因此,许宪春也表示, 国家统计局在借鉴国内外现有新经济统计研究成果,结合中国实际情况,研究制定新经济指标体系,为改进和完善新经济统计调查体系,加强新经济统计数据在经济形势分析、预测预判预警方面的应用提供依据。

  据悉,国家统计局设计的新经济指标体系分为两个层次,第一层次从新经济发展的基础、动力、进展和成效等方面,设置知识能力、经济活力、创新驱动、数字经济、转型升级和发展成效等6个一级指标;第二层次在每个一级指标下设置若干个二级指标,共设置42个指标。

1

2

  韩佳鹏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锦程物流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锦程物流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