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运| 陆运| 空运| 综合物流| 船务新闻| 口岸/园区| 贸易| 宏观经济| 产业经济| 时政新闻| 图文天下| 物流专题| 物流网评| 贸易专题| 财经观点| 深度观察| 贸易网评

收藏 别盯着降准啦 MLF才是央妈一箭双雕的货币闸门

http://www.jctrans.com/ 2017-01-17 和讯网

导读: 有评论指出,在人民币贬值压力下,去年外汇占款流出2.91万亿元。

  有评论指出,在人民币贬值压力下,去年外汇占款流出2.91万亿元。中国央行通过法定准备金(RRR)冻结着约20万亿银行存款,但央行去年仅一季度降准一次,更多则是通过频繁操作的MLF,弥补银行流动性的缺口。目前商业银行获得的存续MLF资金,大体相当于降准0.5个百分点5次所能释放的流动性。在RRR与MLF的一收一放之间,中国央行对流动性闸门的操控更加自如。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中国的银行拥有巨额存款,却不得不日益频繁地向中国央行借钱。2017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新年致辞中使用了一个新说法--“调节好货币闸门”。

  中期借贷便利(Medium-termLending Facility, MLF)就是其中一道重要闸门,很多本土交易员至今还在用“麻辣粉”来替代它有点洋气、拗口的名字。虽然降生只有2年零三个月,MLF已成为中国央行投放基础货币最主要的手段--2016年底未到期余额达3.46万亿元,全年净投放2.79万亿元。

  在人民币贬值压力下,去年外汇占款流出2.91万亿元。中国央行通过法定准备金(RRR)冻结着约20万亿银行存款,但央行去年仅一季度降准一次,更多则是通过频繁操作的MLF,弥补银行流动性的缺口。目前商业银行获得的存续MLF资金,大体相当于降准0.5个百分点5次所能释放的流动性。在RRR与MLF的一收一放之间,中国央行对流动性闸门的操控更加自如。

  “2017年是否会降准?只能说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个可能性不大。”中信证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明明说。曾任职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司的明明表示,央行不愿意动用降准,大部分时间用MLF解决市场流动性问题,兼顾了“稳汇率”和“去杠杆”的考量。
  “货币政策还是稳健中性的,但是中性偏紧。用MLF来补充流动性,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师谢栋铭说,“降准会让人认为货币政策宽松了,助长资产泡沫,另外从汇率角度,也担心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更大,这都是制约降准的因素。”

  资金成本

  除了对汇率的信号作用,RRR和MLF最重要的区别在于资金成本不同。目前,中国央行对商业银行存放的法定准备金支付的利率为1.62%,超出法定要求的超额准备金仅为0.72%,但商业银行目前通过3个月、6个月和1年期MLF从央行获得资金支付的利率分别为2.75%、2.85%、3.0%。

  谢栋铭对此表示,通过MLF补充基础货币,相比降准对银行而言成本要高很多,而且MLF的到期压力对银行流动性管理的要求更高。“有一种制约,不希望拿了钱乱用。降准的钱用起来更自由一点,成本比较低,也不用担心再收回去,除非它将来加准。”

  2016年12月,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显示在经济企稳后,中国宏观政策的关注点,正由保证增长转向防控债务激增带来的金融风险--适当抬高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抑制金融市场杠杆投资和资金进一步“脱实向虚”。

  德国商业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周浩在电话采访中表示,MLF和降准唯一的区别是价格问题,央行通过投放MLF推高了市场的整体资金成本,反映了降杠杆的政策意图。“降准的概率在下降,MLF存量余额隐含了5-6次降准。”

  利率中枢

  在期限方面,中国央行近期的操作中更加取向拉长MLF的资金期限。去年8月以来,3个月期的MLF已经停做。中信证券认为,这种变化导致MLF资金的整体成本提高,MLF加权平均利率从去年中的2.79%上升至去年12月的2.93%,同时还具有强化央行对中长期利率的引导的作用。

  “2015年10月以后,存贷款利率基准放开,对于长期利率的引导,需要一个新的政策利率作为基准,而1年期MLF恰恰充当了这一角色。”明明说。他认为,1年期MLF操作利率将逐步成为新的货币政策长期利率中枢,避免中国国债长期利率过度下行进一步压缩中美利差,对人民币造成压力。

  民生银行(600016,股吧)研究院金融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峰亦认为,中国央行要建立利率走廊,就需要一定规模的MLF来形成中期利率曲线。此外,相比降准,金融机构通过MLF获取流动性的成本更高,定向性更强,要求银行增强自身负债和流动性管理能力,有助于引导市场利率。

  货币闸门

  去年12月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2017年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稳健,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

  随着去年人民币兑美元创下逾20年以来最大年跌幅,资本外流压力不减。此前,央行在2016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明确:针对外汇占款下降形成的流动性缺口,考虑到准备金工具可能形成资产负债表效应且信号意义较强,受到的制约较多,更多地借助公开市场操作和MLF提供流动性。

  渣打银行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丁爽认为,降准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宽松信号。“中国央行实际上放弃了这个沟通,或者它觉得市场反正也不会接受这么一个观点,所以更多的是用比较隐蔽的手段,金融市场都知道、但老百姓(603883,股吧)不一定会关注的工具,来回避这个问题。”

  “如果FED加息速度慢于预期,人民币汇率也比较平稳的话,降准就变得有可能,”明明预测道,“如果美国加息与预期一致,甚至更快,那么中国央行应该就会更多依靠公开市场操作和MLF等工具来补充市场流动性。”

  谢栋铭认为,从长期看,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的具体操作方式还是要由宏观经济形势决定。如果经济平稳运行,MLF操作是更好的选择;如果大幅下滑,央行还是会考虑降准。“经济比汇率更重要。”

本文关键词: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锦程物流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锦程物流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贸易网评

全年外贸回稳向好任重道远
2017年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环境虽然有望略好于前两年,但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在今后一段时间里,进出口方面也有望继续回... [详细]

财经评论 深度观察

钮文新:通货膨胀的谬误
中国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通货膨胀,而近年来一些专家学者却总是强调通胀,甚至比当年的美国总统里根更加关心通胀问题,... [详细]